北緯六十六度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加入噗浪客找我搭訕閒聊
  • 242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海賊同人-索隆生日賀文-真愛之花



香吉士緩緩地吐出一口白煙。
  「真愛……是嗎?」
  「什麼真愛?」娜美突然從香吉士背後冒出來。
香吉士雖然嚇到,但還是立刻回覆平常的本性。
  「在上一座島流傳著一種可以讓人找到真愛的花,我想把她送給美麗的娜美~」
  「找到真愛的花?」娜美一如往常不理會香吉士的態度,從她的眼神大概可以猜出她在打量著花的經濟性。
  「真愛之花,這是上一座島的傳說。」羅賓闔上書本。「想聽嗎?」
  「噢!羅賓小姐,我會洗耳恭聽的。」
  「真的有這種花嗎?」娜美有些懷疑。
  「據說,有一位海上廚師,在第一百零八次告白失敗後的某一天遇到了船難,漂流到了一座島,島神可憐他的感情遭遇,便送給他一朵花,之後廚師回到船上,將花送給他所愛的人,戀情終於得到了回應,並且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。」說完之後,羅賓只是淡淡的一笑。
  「幸福快樂的日子?這是騙人的吧?」娜美斥道。
  「同樣身為廚師的我一定能找到花的!羅賓小姐,我也會送你一朵的!」香吉士扭動著身體,向兩人放送愛心電波。
  「那我先謝謝你了,廚師。」
  「我先去準備晚餐了~!」
看著香吉士的背影走進廚房,娜美嘆了一口氣。
  「他是不知道真愛只有一個嗎?」
  「呵呵,這就是廚師可愛的地方啊!搞不好最後真讓廚師找到花喔!」羅賓輕輕笑著。
  
        ♨       ♨       ♨

  「娜美,前面有一座島,要上去看看嗎?」騙人布站在遼望台上大喊,魯夫早已經興奮的大叫了。
  「娜美!我們去看看好不好!好像有好玩的東西耶!」
  「這是野性的直覺嗎?」娜美有些無奈的看著航海圖。「澳拉米島?真奇怪的名字,附近的島民好像不太喜歡接近這裡呢!」
  「說是不喜歡,應該是畏懼吧!這海域有許多傳說都是發生在這座島上。」羅賓解說著。
  「就先上去看看吧!搞不好會有意外的收穫也說不定。」
  「太棒了!」魯夫、喬巴和騙人布高興的大叫。
看來,每個人都聽到了不同的傳說。
待船一靠岸之後,早就迫不及待的三人…應該是兩人一隻,一下船之後就跑的不見蹤影,本來還想多說些什麼的娜美只好作罷。
  「香吉士,我和羅賓先下去了!」娜美對著廚房大喊。
  「慢走~路上小心啊!」
從廚房出來的香吉士,看著空一無人的船頭,將捲起的袖子放了下來。
  「晚餐回來之後再準備好了。」他瞄了一下船尾的方向。「我也要去找花了,船給那顆綠藻顧應該不會有問題,雖然他都在睡覺就是了。」

下了船之後,香吉士直覺地往島中央走去。
  「都十一月天了,這座島的天氣怎麼還像夏天一樣?」香吉士撥開一片又一片的巨大葉子,甚至拿香菸驅蚊。
說是要找花,但卻一點線索也沒有,不過奇妙的是這一路上香吉士連一朵小花都沒看到。
再度撥開一片葉子後,香吉士發現眼前突然一片空曠。
一個由灌木圍成的空地,透過葉縫灑下的陽光剛好照射在空地中央的石頭上。
  「這裡不錯嘛!要是和娜美跟羅賓小姐一起在這裡野餐不知該有多好?」
香吉士吸了一口菸,突然間樹葉在無風的林中搖擺著,發出「沙沙」的聲音,香吉士瞪大了眼睛,整個人警戒著。
  『汝在尋找汝的真愛嗎?』
樹林間一直回蕩著這句話。
  「誰?」
  『汝是為了什麼而尋找真愛?』
  「為了什麼?」香吉士沉思了一下,此時腦中卻浮現索隆的臉。
雖然已經和索隆發生過關係,但他相信自己還是喜歡女人,之前那些不過是意外!但是最近他覺得這「意外」卻漸漸變成「理所當然」,甚至有時還會「欲求不滿」!
他對男人或是女人並不是那麼在意,但是這麼多次下來,那顆臭綠藻卻連一次「喜歡」都沒有說過,他當他只是「砲友」嗎?
一想到這裡,香吉士就一肚子氣,他憤怒的朝空地中央的石頭用力一踢,霎時正個地盤震動,空地在下降。
沒錯!就是下降!向電梯一樣的緩慢降下!但卻又聽不到任何機械聲音,兩旁的土壁上也沒有機關或是人工跡象。
  『俺同情你的遭遇。』
  「我才不希罕你的同情!」他是同情他告白失敗還是被當成砲友?「既然同情我幹麻還造出這麼一個地洞?是你用的吧?」
  『俺今天心情好,就不跟汝計較汝的無禮。聽著,石頭上會長出一朵花,這就是「真愛之花」,要不要摘取之在汝,不過,之後從汝手中接過這朵花的人將是你今生唯一的真愛。』
這句話在香吉士耳裡聽起來像是詛咒。
接著,石頭裂開了一條縫,一株綠芽從裡面冒出,快速的成長,最後開了一朵鮮紅色的玫瑰?!
  「為什麼是玫瑰這種常見的花?!」
香吉士一邊抱怨一邊伸出手,但是卻在碰到花莖的那一剎那停了下來,他猶豫了。
他真的要把這朵花送給索隆?
  「對了,今天是他生日……」
就把花當生日禮物送他嗎?
不對!他為什麼這麼執意要送花給他?兩個人都是大男人,他還有更好的對象不是嗎?
說起來可笑,他居然像個女人一樣在意「名份」這種東西,為了那兩個字他居然這麼執著,所有的行為思考都讓他覺得像個女人。
  「你是吃了搖頭丸嗎?」
熟悉的聲音突然冒出,香吉士一緊張便將花折了下來。
  「死綠藻!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十成十是迷路了。
  「我還想問你,為什麼會在那裡?」索隆指著地洞。
  「摘花啊!」香吉士沒好氣地答道。
跟十個人說是地盤自己陷下去的會有十一個人不相信吧。
面對三公尺深的下陷高度,香吉士思索著要如何上去,現在的他可不想向索隆求助。
一手拿著花,只剩下一隻手要攀爬鬆軟且陡直的土壤是不可能的,但他又不想做出把花咬在嘴裡這種滑稽的行為。
  「手給我。」索隆對著香吉士伸出一隻手。
  「什麼?」
  「你不是想上來嗎?還是你要把花給我?」
香吉士看了花一眼,決定將一隻手交給他。
  「你就為了一朵花?」
將香吉士拉上來之後,索隆好奇地看著那朵與一般沒兩樣的玫瑰。
  「不行嗎?」
香吉士這才想起,當時在船上談論花的事時,索隆在船尾睡覺。
幸好他不知道。
  「只不過是朵玫瑰……」索隆突然搶過玫瑰,並且用異樣的眼光端詳著。
  「還我!」
說時遲那時快,就在香吉士碰到花的那一刻,所有的花瓣都凋落下來。
聲音又回蕩在樹林中。
  『恭喜汝,這麼快就找到汝的真愛了。俺就特別殺必死,祝福你們永遠都會在一起,過著性福快樂的日子!』
  「等一下!臭老頭!哪有人這樣就決定的?還有,為什麼是那個『性』啊?!」香吉士大喊。
  「一朵花的凋謝可以讓一個人發瘋。」
  「才不是!你沒聽到那個聲音嗎?」香吉士指著天空。
  「沒有,我只聽到你大吼大叫。」
看著索隆的一號表情,無名火又再度竄升,香吉士只哼了一聲,轉頭就走。
  
        ♨       ♨       ♨

當晚回到船上後,累弊的一群人吃過晚餐之後就睡著了,只剩下在餐廳收拾的香吉士和睡飽負責守夜的索隆。
不過,香吉士從回來之後就沒在跟索隆說過任何一句話,這點讓索隆有點在意。
  「你在生什麼氣?」索隆坐在餐桌上看著香吉士正在洗盤子的背影。
沒有任何回答的香吉士,自顧自的洗著盤子。
  「就為了那朵花?」
  「什麼『那朵花』?你知道『那朵花』對我的意義嗎?」香吉士雖然是小聲說道,但在只有兩個人的空間中,卻聽的很清楚。
  「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。」索隆走到香吉士身後,輕輕地從背後將他抱住。「那朵花你打算做什麼?」
  「送你……當生日禮物。」索隆突然的溫柔攻勢讓香吉士不禁臉紅。
  「生日禮物?」
  「嗯。」是他的錯覺嗎?他覺得索隆和平常不一樣。「你該不會忘了今天是你生日吧?」
  「是忘了。不過,花都交到我手上了,你還有什麼不高興的?」
  「花是你搶過去的,和我送你的意義不一樣!」香吉士放下盤子,掙開索隆的懷抱。「那朵花可是真愛之花!」
完了,他說了。
  「真愛之花?那時候那個老頭的聲音說的是這個?」
  「你明明就聽到了!」香吉士此時才發現原來眼前這顆笨綠藻也會耍心機。
  「真愛之花是啥?」
  「就是……把花送給喜歡的人,就可以找到真愛……」香吉士低下頭越說越小聲。
  「為什麼?」
香吉士抬起頭瞪著索隆。
  「還不都是因為你!想做就做、做完就走!你把我當成什麼?」香吉士大吼。
  「小聲一點,你想吵醒他們嗎?」
看見索隆態度依然,香吉士更火了。
  「你把我當成什麼?砲友?發洩的工具?」
  「我以為一開始是個意外……」
  「那之後呢?」香吉士打斷他的話。「你以為我為什麼要找那朵花?誰叫你連一次『喜歡』都沒對我說過!」說了,他終於說出來了。
索隆聽了這一番話之後,愣了一下,之後卻把香吉士再度擁入懷中。
  「我一直以為,只有我才會這麼想。」
  「咦?」這句話是什麼意思?這是代表兩人其實是兩情相悅的嗎?
索隆沒再多說什麼,直接將香吉士壓在餐桌上,唇吻上了他唇,手更是飢渴地開始脫他的衣服。
  「唔嗯…等等……」
香吉士總覺得事情還沒完全解決,但自己也被索隆弄得慾火焚身,看在壽星的面子上他就不計較這麼多了。
  


-----*------*-----*-----*-----*-----

後記>>

堂本:雖然這麼晚了~不過還是要說一聲~索隆生日快樂~~~(香吉士給你吃不要生氣~~)
索隆:那我就不計較了。
香吉士:那我呢?! 到最後這個臭綠藻還是什麼都沒說嘛!(指)
索隆:你是男的幹麻這麼計較?
堂本:啊...哈哈...(乾笑)
香吉士:別給我逃避!下次我要當攻!明明是"受星"的傢伙有什麼資格阿?
堂本:是、是。(敷衍)
以、以上就是這樣~~這是我第一次寫這種風格的索香文......寫的不好還請見諒....



>>本篇已發至九癸-奇摩部落格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