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北緯六十六度
關於部落格
歡迎加入噗浪客找我搭訕閒聊
  • 242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5

    追蹤人氣

香吉士生日賀文~



香吉士對自己總是當受方一直耿耿於懷。
於是他思考著自己總是處於弱勢的原因,開始擬定「反攻綠球藻計畫」,並賭上的他身為廚師的尊嚴!(不是男人的尊嚴嗎?)
經過幾天的自我反省,香吉士發現自己腕力臂力絕對是比不過綠球藻,所以他必須以智取勝。

◎ A計畫◎
夜襲:趁著綠球藻睡覺時進攻,先抓住弱點等他醒來已經無從反抗,只能任人宰割。
下場:忘了先將綠球藻綁住,自己反而被抓住,反攻失敗,還被享用了一頓。
結果:自掘墳墓。
◎ B計畫◎
利誘威脅:以酒威脅綠球藻乖乖就範。
下場:兩人因此大打出手,最後遭到娜美制裁。
結果:賠了夫人又折兵。
◎ C計畫◎
下安眠藥:向喬巴騙來的安眠藥放在綠球藻的酒當中,之後再對他OOXX。
下場:綠球澡睡死,毫無反應。
結果:反而替他值夜整晚。

坐在廚房裡,香吉士重重地嘆了一口氣。
連續失敗三次,他開始覺得自己是個白痴。
  「喂!娜美說快到下一個島,要準備靠岸了。」索隆突然打開廚房的門,嚇到了香吉士。
想起害的自己這麼痛苦的罪魁禍首就是眼前礙眼的綠色,香吉士哀怨地瞪著他。
  「幹麻這樣看我?慾求不滿啊?」
  「你才慾求不滿哩!」香吉士不再理會他逕自走出廚房。
船靠岸之後,香吉士心煩地朝市場走去,雖然腦中思考著該買哪些材料,但一看到綠色就感到煩躁。
  「小兄弟,瞧你一臉慾求不滿的樣子,床事不順嗎?」
從暗巷之中傳來的低沉沙啞的聲音,剛好刺重香吉士的要害。
  「你有意見嗎?」他惡狠狠的瞪了回去。
身為男人受了逆插之辱還無法反攻,這點他越想越生氣,火氣一上來他衝進巷子裡揪起那男人的領子。
  「小兄弟,火氣別這麼大嘛!我這裡有好東西,包準讓女人直接躺到你的床上去!」雖然被揪住領子有些喘不過氣,但男子還是一副從容不迫的樣子。
  「哦?!」被他的話吸引,香吉士差點脫口問他對男人有沒有用。「什麼東西?」
  「你先放開我,這樣比較好談生意嘛!」
香吉士鬆開了手,點了一跟香菸,隨即看見男子從口袋拿出兩罐小瓶子。
  「春藥?」香吉士心中暗自得意,要不是喬巴沒有,他早就成功了。
  「這不是一般的春藥,而且男女都有效。紅色這一瓶服用後,會馬上慾火焚身,除非藥效退去,想停還停不下來呢!」男子尖笑了幾聲。
  「那藍色那一瓶呢?」
  「另一瓶是比較下三濫的手段,裡頭還添加了迷藥,吃下去身體會酥麻無力,就算是悍妞也要任人宰割。」男子的尖笑聲聽起來相當刺耳。「如何?一瓶賣你八千就好。」
  「八千?!你當老子白痴啊?!我去藥房買一瓶八十的都比你這實用!」香吉士用力地踹他一腳,順便將連日來的怨氣都發洩在他身上。
  「這兩瓶就先給我當試用品吧!」撿起地上兩個小瓶子,香吉士哼著小曲繼續採買食材。
  「死綠藻!今晚你等著瞧吧!」

       §     §     §

深夜。
輪到索隆值夜,所有人都入睡之後,香吉士也將廚房整理完畢,他將已經下了藥的飯團端到瞭望台上。
  「宵夜。」
  「喔!」索隆接過盤子開始大啖,卻發現香吉士掛在瞭望台邊盯著自己。「你幹麻看著我吃?」
  「沒事。」香吉士微微一笑,爬進寮望台裡。
雖然疑惑,但索隆還是將三粒飯團吃完。
  「怎樣?」等著藥生效的香吉士一臉期待的問著。
  「這是什麼口味的?」
  「……一般人都會先問吧?」
  「……」
  「怎麼了?」看著索隆的表情開始有些奇怪,香吉士知道開始發揮藥效了。
  「是不是變熱了?」汗從索隆額頭冒出。
  「有嗎?」雖然是裝傻,但香吉士還是掩不住臉上的笑容。
索隆眼睛一瞇,湊近香吉士,「你加了什麼東西進去?」
  「你放心,不是毒藥。」笑的燦爛的香吉士感覺自己已經勝利在握了。
  「那是……」下半身漸漸有了反應,索隆也猜到了一二。「看來,你真的是慾求不滿……」
索隆瞬間壓倒香吉士,封住了他的唇,騰出的一隻手解開了香吉士的褲頭。
香吉士根本沒料到事情會這樣發展,來不及做任何抵抗,更何況是加上性慾加持的強力綠球藻。
香吉士,再度任人宰割。

  「可惡……」幾近虛脫的香吉士靠在索隆身上,講話已經用盡他全身的力量。「明明下藥了…為什麼你還能……」
  「那是春藥吧?別忘了,我也是男人。」
這句話讓香吉士覺得自己是個大笨蛋。
  「下一次……我一定會…將你壓倒……」



香吉士終於等到下一次索隆值夜的時間。
晚上是最沒有人打擾的時候,身為廚師的他又可以對食物下手。
從懷中拿出藍色小瓶子,將裡面白色的粉末加入熱騰騰的烏龍麵裡,香吉士相信這次絕對會成功。
他再次不懷好意地爬上了瞭望台。
  「宵夜。」
  「喔!」索隆接過碗筷一樣毫不遲疑的將食物往嘴裡塞。
  「你不怕這次我也下了藥?」
  「嗯?!」嘴裡含著麵條,他一臉疑惑的看著香吉士。
  「別說你忘了。」
索隆兩口當三口將麵吃完,「叔姆速?」
  「嘴裡有東西時別講話!上次你值夜時候的事,你不會真的忘了吧?」
  「上次?」索隆將食物吞下去後,舔了舔嘴,但他隨即感到一陣暈眩。
氣炸的香吉士一把揪起索隆的上衣,「死綠藻!你……咦?」
此時的索隆眼神有些渙散,身體還無力地任他拉扯。
  「臭廚師……你加了…什麼……」
香吉士想起賣藥男子說過的話:裡頭還添加了迷藥,吃下去身體會酥麻無力。
沒想到藥效這麼快,很好!他復仇的時刻終於來臨了!
  「…可惡…使不上力……」
索隆感覺到漸漸發熱的身體有些異樣,感官變的特別敏感。
  「我說過,我會壓倒你的。你覺悟吧!」嘿嘿嘿!
連瞪人的力氣都沒有,索隆第一次感到身為獵物的感覺。
脫去索隆的上衣之後,在狹小的空間裡,香吉士將他壓在瞭望台邊,「你的纏腹帶真麻煩。」
  「…少囉唆……」
香吉士低頭輕吻著索隆胸前的疤,慢慢地到右邊已經顫慄許久的突起,並張口含住,舌尖及乳尖濕潤的觸碰,使索隆深深吸了一口氣。
兩手褪去了索隆身上所有的衣物,香吉士握住了索隆早已腫脹的硬挺,搓揉著他,漸漸分泌出來的汁液使的動作更加順暢。
  「唔…嗯……」
索隆靠著僅存的一些理智和力氣不讓自己發出聲,但耳邊盡是自己的喘息聲,而越來越熱的身體早已經背道而馳。
體內深處…有股騷動……
看著索隆的反應及漲紅的身體,香吉士滿意地笑著。
手中炙熱的硬挺似乎快到了極限,他將手漸漸往下移動,經過根部慢慢地到了
因為藥效的刺激而流出了大量的汁液,早已被浸濕的穴口。
  「…住手…!」
  「你應該很清楚,接下來會很舒服,不是嗎?」香吉士將中指慢慢伸入。
  「…你……啊……」
  「身體放鬆一點。」他放入第二根手指。「感覺的到吧?」
  「唔……」
當兩根手指進入之後,香吉士開始慢慢地抽送,一次比一次深入。另一隻手當然也沒閒著,他再度覆上被冷落的紅腫,指尖在頂端輕搓。
被前後夾攻的感覺引得索隆一陣輕顫。
  「啊…哈……」
看著索隆第一次露出這種柔媚的表情輕喘著,想不到綠球澡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,香吉士不禁心跳漏了一拍。
確認眼前的身軀已經完全適應手指之後,香吉士加入第三根手指。
  「痛……」
  「所以叫你放輕鬆了……」雖然自己下身也已經腫脹難耐,但他不想太早結束。
他低下頭含住曾經攻陷自己的壯碩,舌頭取代修長的手指,吸吮著即將爆發的那端;他一邊抽送的手指清楚感覺到收縮的感覺,用指尖輕摳的黏膜內壁也漸漸濕潤。
  「啊……啊!」
受不了種種的感官刺激,索隆身體一顫,一股熱液宣洩在香吉士口中。
  「是時候了……」你就覺悟吧!臭劍士!
香吉士舔了嘴角的餘韻,解開自己的褲頭,即將取代手指的硬挺抵住了寂寞的穴口。
索隆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的事,但是早被藥物操控的身軀此時卻是淫蕩的迎合香吉士,還不斷告訴自己他想要更多……
香吉士滿意的看著索隆的反應,這一刻他不知道等多久了,既興奮又緊張的心情使他遲遲不敢進行下一步。
深吸一口氣,調整好彼此的姿勢後,香吉士慢慢地往前挺進。
  「好緊……」
看著不發一語的索隆,香吉士知道他在強忍著,他也不想一開始就猛烈進攻,可是照目前的進度做下去天都要亮了。
管他的!他第一次也是被硬上之後痛的死去活來,幹麻考慮那麼多。
想到這裡香吉士索性把心一橫,用力一挺,將自己深深埋入。
  「痛……臭廚師…你……啊!」
不理會索隆,香吉士開始規律的抽插。
耳邊縈繞著兩人的喘息聲以及淫靡的交合聲,像是催情劑一般,配合著海浪的波動,香吉士的衝刺一次比一次更深入。
  「舒服吧?」
  「才怪…啊……」
雖然嘴裡這麼說,結合處的疼痛也是事實,但每當香吉士撞擊一次,索隆感覺到體內的某處越想得到解放,慾望漸漸吞噬了理智,迎合起香吉士的律動。
  「啊啊…啊……」
才剛解放過的分身又即將爆發,香吉士未嘗不是如此,他抬高索隆的腰部做更深入的插入,迎接第一次的高潮。

兩人就這麼交戰數回合直到藥效退去,東方的海天交界也漸漸變色。
接近虛脫的兩人緊挨著彼此,畢竟凌晨時分是最冷的時候……
替索隆穿好衣服之後,香吉士有些後悔自己放了整瓶的藥,不是對於眼前綠球藻的愧疚,而是將自己操的太累……
  「臭廚師…這樣你滿意了吧?」雖然藥效已經退去,但身體的無力感還是很重,還有下身的疼痛感……
  「還過的去啦…」香吉士點了一根菸。
雖然很累人,但是他畢竟也是個男人,怎麼可能這樣就滿足了?
  「想不到你也會使出這麼卑鄙的手段。」
  「是你太笨。」他知道索隆目前還無法對他反擊,悠閒地吐了一口白煙。
  「要不是今天你是壽星,你以為我會乖乖任你擺佈?」
  「?!」香吉士愣了一下,「想不到你也會有貼心的一面…我是不是該說聲謝謝?」
他以為,眼前的綠球藻是沒有記憶體的。
  「不要以為還會有下一次。」
  「嚐過禁果之後是很容易上癮的。」不管是攻方還是受方。
  「哼!」
  「該準備早餐了,記得下來吃飯啊!」香吉士站起身整理皺掉的襯衫後,朝索隆比了個勝利手勢後躍下瞭望台。
而索隆正思考著等力氣回覆之後,該先去洗澡還是到廚房揍廚師一頓。




早餐時間。

喬巴:大家昨天晚上有沒有聽到奇怪的聲音啊?
索隆&香吉士:(驚)
魯夫:什麼聲音啊?
騙人布:是魯夫肚子的叫聲吧!
娜美&羅賓:(錯過好戲了……)




>>本篇已發至九癸-奇摩部落格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